欢迎您来到音乐治疗学会!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品析五音——辨证施乐的基础

发布时间:2018-03-27 09:13:56  编辑:超级管理员
 

品析五音——辨证施乐的基础

 张耀敏  广州中医药大学

  要:五音是临床辨证施乐的基础,本文主要针对五音的含义、特性、中医音乐疗法的起源、五行归类及辨证施乐等进行探究和阐释。五音的含义可从音乐范畴和中医范畴加以理解;五音的特性主要体现在五种调式的音乐中,而五个单音是难以解释五音的不同特性。音乐疗法的起源可从遥远的古代回溯到近代中医音乐疗法的五行归类,是根据宫、商、角、徵、羽的五音表现,以五调式来分类的,力求准确地符合五脏的生理节律和特性;结合五行对人体体质人格的分类,分别施乐,能够促进人体脏腑功能和气血循环的正常协调运行;中医音乐疗法是在中国传统文化理论指导下辨证施用音乐,进行调理心身平衡的疗法,尤其在心身疾病治疗方面,应用潜力很大。

关键词: 五音  音乐疗法  辨证施乐

传统的五音为角、徵、宫、商、羽五个曲调。但在传统医学理论“天人合一”观和“形神统一观的影响下,原本属音乐范畴的五音,也被纳入医学,并赋予广泛内涵,使其与天文、地理、人体、情志等各方面的事物联系起来,成为中医基础理论的一个重要环节。因此,五音理论对临床辨证施乐有着特殊的意义,故查阅古今有关五音的著述在此对五音的含义、特性及中医音乐疗法的起源、五行归类及辨证施乐等进行探究和阐释。

1  含义

1.1  五音在音乐范畴的含义

1.1.1  指我国五声音阶中的五个阶音

在音乐理论中,五声音阶[宫、商、角、徵、羽]是指五个阶音的名称,虽然我们可以简单的把它比做简谱的1、2、3、5、6,但却不能说它等于简谱的1、2、3、5、6。因为简谱的1、2、3、5、6是唱名,唱名和阶名是不同的,二者之间没有固定的对等关系。

1.1.2  泛指音乐,作为音乐的同义词

《道德经》中有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吕氏春秋》中有耳之情欲声,心不乐,五音在前勿听”,这里的五音皆是泛指音乐。

1.1.3  指五种不同的音乐

早在《国语》中就有声一无听,物一无文,味一无果,物一不讲的论述(五音同五声),可见五音不会是指五个单音,而是指五种音乐,并且是五种有区别的音乐。

1.1.4  五音指琴弦的顺序

不论调音方法,一概称大弦为宫、二弦为商、三弦为角等。

1.1.5  五声同义

《汉书律历志》:声者,宫、商、角、徵、羽也,所以作乐者,谐八音,荡涤人之邪意,全其正性,移风易俗也。这里五音与五声是相通的。

1.1.6  指传统音韵学的五声

《梦溪笔谈》中说:唇音宫、舌音商、牙音角、齿音徵、喉音羽。我国历史悠久,传统文化丰富多彩,在医学、诗歌、戏剧、音乐、美学理论上都有涉及五音的记载。

1.2  五音在中医范畴的含义

1.2.1  指五种音乐

《内经》中把五音与与五脏相通,与五志相联:角、徵、宫、商、羽分别与肝、心、脾、肺、肾相通,与怒、喜、思、悲、恐相联,这里的五音不会是指五个单独的音,而是指五种具有不同特征的音乐,因为一个音是不可能产生情志的。

1.2.2  指五种不同的属

古代通过“纳音”的方式,把五音纳入阴阳五行体系,即五音建运的方法,把五音分别属于木、火、土、金、水五运。在医论中并以代表气的太过、太盛,代表不及、不足,又把它与方位、四季、寒热、五脏、五志等事物相联系。

1.2.3  与“五声相通,用于诊断

这里的“五声,指人发出的呼、笑、歌、哭、呻五种声音。《医门法律》:本宫、商、角、徵、羽五音,呼、笑、歌、哭、呻五声,以参求五脏表里虚实之病。

1.2.4  指五种人

按《内经·灵枢》中所说,五音是指五种不同类型人,如宫型人、商型人、角型人、徵型人、羽型人(即木型人、火型人、土型人、金型人、羽型人),而每一类人又可分为五种,共二十五种人,他们各自具有不同的体质和性格。

2  中医音乐疗法的起源

中医音乐疗法的历史源远流长,可从遥远的古代回溯到近代。

2.1  远古

从距今约七、八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出土文物的一些图案中研究已有的音乐舞蹈行为,可以意会到其中保健治疗的意义。《吕氏春秋·古乐篇》云:“昔陶唐之时……民气郁阏而滞着,筋骨瑟缩不达,故作舞以宣导之。”原始歌舞实际上就是一种音乐运动疗法,对舒解郁气、畅达筋脉、调理心身确有好处,而且容易普及施行。

2.2  春秋战国时代

随着中华文明的全面发展,中国音乐保健治疗意识和方法也得到了完善和发展。这以《乐记》音乐理论和《内经》的五音学说为集中代表,形成了早期的中医音乐疗法的思想体系。

2.2.1  《乐记》

《乐记》是我国最早、影响最大的音乐理论专著,为《礼记》的一个篇章,是儒家重要典籍之一,相传为孔子再传弟子公孙尼子所作。汉成帝时,刘向校《礼记》辑得二十三篇,以十一篇编入《乐记》。《乐记》对音乐理论进行系统的整理,把五音(角、徵、宫、商、羽)的理论确定下来,探讨音乐的原本,音乐的产生与欣赏,音乐对社会与个人的作用,重视乐和礼的关系。

2.2.2  《黄帝内经》

先秦时代的《黄帝内经》认为音乐与宇宙天地和人体气机密切相通,把五音引入医学领域,不但与人体内脏、情志等密切联系,而且可以用来表征天地时空的变化。《灵枢·五音五味篇》有专章论述,把五音所属的人,从性质和部位上,分别说明它和脏腑阴阳经脉的密切关系,并指出在调治方面所应选取的经脉。同时又列举五谷、五畜、五果和五味,配合五色、五时,对调和五脏及经脉之气均有重要作用。《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素问·金匮真言论》把五音阶中宫、商、角、徵、羽与人的五脏(脾、肺、肝、心、肾)和五志(思、忧、怒、喜、恐)等生理、心理内容用五行学说有机地联系在一起,详细地提出:“肝属木,在音为角,在志为怒;心属火,在音为徵,在志为喜;脾属土,在音为宫,在志为思;肺属金,在音为商,在志为忧;肾属水,在音为羽,在志为恐。”《灵枢·阴阳二十五人篇》中,根据五音多与少、偏与正等属性来深入辨析身心特点,是中医阴阳人格体质学说的源头,由此可见辨证配乐的思想。

2.2.3  汉代到清代

从汉代到清代这二千多年间,中医音乐疗法由一些医家在临床医学的多个方面开展实践运用,积累了不少经验。但就整体理论和操作体系方法而言,发展缓慢,也不系统,未得到广泛传播和应用。

2.2.4  近代

近十多年来,随着人类医学模式的变化和对中国传统医学的再认识,中医传统音乐疗法又开始受到不少国内外从事音乐治疗学者的关注,并展开了积极探究,逐渐成为一个新的研究领域。

3  特性

3.1  五个单音难以解释五音的不同特性

首先,如果把五音当作五个阶音,五个单独的音是难以理解医论中五音特征的。虽然历史上有把五音作为五个单音的描述,但一个单独的音,它既没有固定的音律,而且与音色、音强、时值等其它因素也没有固定联系,因此,一个不固定的音是不可能有固定的心身反应,也不可能具有各自不同的特性。

其次,音乐的“调包括调性和调式两个含义,而事实上,我们不可能从调性[即主音音高]上去寻找这种可能性,这是由于五音的各个阶音并没有固定音高,我们不能主观地认为只有黄钟为宫才具有的特性,也不能说那个音律只能作为那个阶音,因为根据古代音乐的旋宫理论,十二个音律都可以作为宫音。

进一步说,就是以后我们考证出黄钟宫的准确频率,它也无法体现出医论中宫音的特性。不同的频率对于人体的影响是不同的,这是音乐治疗必须考虑频率因素的根据。一首乐曲,它的主要频率段的位置,受其主音频率高低的影响,它会对不同体质和性格的人产生不同的作用,也会对人体的不同部位产生敏感的反应,尤其是在音乐电疗形式的治疗中,更要注意音乐的频率因素。

3.2  五音特性主要体现在五种调式的音乐中  

在古代史论中,没有关于五音作为五种音乐各自在音乐上有什么特点的记载。即使在古代诗文中有所表述,也只是五音作为不同音乐的感情色彩。如(宋)吴淑《事类赋注》(《乐部》)有:至于石城莫愁,北園琐女,吐角含商,陽阿激楚。(《莫愁乐》也名《石城乐》,石城西女子莫愁,善歌谣,《石城乐》,和中有忘愁声,因有此歌。)如果把五音作为五种调式音乐来理解,我们就可能从中找到一些五音属性的根据。在古代乐论中虽然没有调式这个名词(因为古代把它包含在的概念之中),但调式”作为音乐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客观存在的。除无调性的音乐外,乐曲中各个阶音的运动,都是围着一个主音发展变化的,主音在乐曲中处于中心地位,是最稳定的一个音,也最能体现出那个阶音的特点。如果把中医五音的一些属性与五种调式的音乐相联系,就可能使我们摆脱理论上的困境,并能在史料中找到一些依据。

4  音乐的五行归类

4.1  五行归类

中医音乐疗法的五行归类,是根据宫、商、角、徵、羽(对应12356)的五音表现,以五调式来分类的,力求准确地符合五脏的生理节律和特性,结合五行对人体体质人格的分类,分别施乐,从而达到促进人体脏腑功能和气血循环的正常协调运行。

4.1.1  土乐

以宫调为基本,风格悠扬沉静、淳厚庄重,给人有如般宽厚结实的感觉,根据五音通五脏的理论,宫音入脾,对中医脾胃功能系统的作用比较明显。

4.1.2  金乐

以商调为基本,风格高亢悲壮、铿锵雄伟,肃劲嘹亮,具有之特性,根据五音通五脏的理论,商音入肺,对中医肺功能系统的作用比较明显。

4.1.3  木乐

以角调为基本,风格悠扬,生机勃勃,生机盎然的旋律,曲调亲切爽朗,舒畅调达,具有之特性,角音入肝,对中医肝功能系统的作用比较明显。

4.1.4  火乐

以徵调为基本,旋律热烈欢快、活泼轻松,构成层次分明、情绪欢畅的感染气氛,具有之特性,徵音入心,对中医心功能系统的作用比较明显。

4.1.5  水乐

以羽调为基本,风格清纯,凄切哀怨,苍凉柔润,如天垂晶幕,行云流水,具有之特性,羽音入肾,对中医肾功能系统的作用比较明显。

4.2  治疗乐曲举例

近现代以来,基于五行理论的治疗音乐有了初步的发展,中国音乐学院编制的中国天韵五行音乐,是比较符合中医五行理论的一套音乐,并结合不同病人体质或证型给予安排设置。该五行音乐每行分阴阳二韵,可用于辨证施治,兹简要介绍如下:

理论依据

  

 曲目

调式

意境

功效

 适用症

脾属土,

在音为宫,在志为思

黄庭骄阳

 

阳韵

骄阳似火

湿气尽消

 温中健脾

 升阳益气

食少腹胀,神疲忧郁。腹泻、脏器下垂等

玉液还丹

阴韵

清泉润泽

清凉甘甜

 清火和胃

 消积导滞

胃脘胀痛,内火郁积

肺属金,

在音为商,在志为忧

晚霞钟鼓

 

阳韵

 

  晚霞满天

  钟鼓振荡

 

 补益肺气

 宽胸固表

喘咳无力,自汗怕风

秋风清露

阴韵

  秋月清朗

  清露寒爽

 滋阴清热

 润肺生津

 

干咳少痰,身心烦热

肝属木,

在音为角,在志为怒

玄天暖风

阳韵

  春风和暖

  阳光明媚

  万物葱荣

 

 补益肝气

 散寒解郁

眩晕耳鸣,夜寐多梦,  肢体麻木

碧叶烟云

阴韵

  春风清寒

  绿叶青翠

 清肝泻火

 平肝潜阳

头晕胀痛,烦躁易怒,面红目赤,失眠多梦

心属火,

在音为徵,在志为喜

荷花映日

阳韵

 

  夏日炎炎

荷花清香四溢

 补益心阳

养心安神

心悸不安,胸闷气短,失眠多梦

雨后彩虹

阴韵

  雨后爽洁

  彩虹明丽

清心降火

 安神定志

心胸烦热,面红口渴

肾属水,

在音为羽,在志为恐

伏阳朗照

阳韵

冬日正午

  阳光温暖

  寒中见暖

 温补肾阳

 固精益气

腰膝酸软,畏寒肢冷,滑精阳痿,宫寒带下

冰雪寒天

阴韵

  冰雪清寒

  天地纯净

 

 清心降火

 滋肾定志

心烦意乱,眩晕耳鸣,梦遗闭经

5  辨证施乐

5.1  选乐依据

5.1.1  调式:一首乐曲的色彩

如果拿一首乐曲来作比喻,那么它的各个阶音在乐曲中的分布,以及它们的主次关系和在全曲中的地位,就形成这首乐曲的“色彩”。也就是说,调式因素是一首乐曲色彩的主要因素。这里的“色彩”包含乐曲的感情色彩、地方色彩,以及人们从音乐引起的联想等等。调式不同能使人产生不同的心理感受,那种属于审美的体验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听羽调式音乐体验到的感受,和听宫调式音乐所体验到的感受是很不相同的,这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感受,正是五种调式音乐心理反映的差异所在。这种差别的产生,除了我们音乐欣赏习惯形成的心理感觉不同之外,还可能是因为物理、生理方面的谐振不同。如果我们找到了音乐与人体之间的谐振接口,音乐治疗就会取得理想效果,否则,音乐是不会有疗效的。在寻找音乐与人体的连接点时,调式不同所引起的心理生理反应的差别,是至关重要的。正如《易经》所说: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我们不但要仔细了解不同音乐的声学特征以及它的情趣,而且要充分了解听者的生理、心理特征,以及他的音乐欣赏习惯,设法找到两者的共同点。

5.1.2  调性:一首乐曲的波段

对于一首乐曲来说,调性是一个重要的特征,它标记着主音的频率,同时也决定了各个阶音的频率分布。一首乐曲主音的音高就是这首乐曲的调性,主音音律决定调性,调性规定了各个音的高度,而不同的人由于其生理特性不同,会对不同的频率群产生较强的共鸣,这就是音乐治疗中选择调性的客观依据。

5.2  五音处方的组成规律

5.2.1  中和之道

《乐记·乐论篇》认为:“乐为天地之和”,中国传统音乐是表达“中和之道”的艺术,强调中和之美,和谐、自然,不追求强烈,非常宜于治疗、平衡身心,协调人与自然的关系。所谓“滋味声色所以养人”,过度则易生病,平和可养生益寿。

5.2.2  情绪调节

古老的中国音乐表达朦胧、超越的艺术意境,与人类精神心理世界紧密相联,而其中音乐与情绪的相关性,是比较容易把握的,可以成为与现代医学和现代音乐治疗学之间沟通交流的重要衔接点之一。中医认为七情过激可引起气机的过度变化,正如《素问·举痛论》云:“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寒则气收,炅则气泄,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可见情绪过激能导致体内功能失衡,是引起情志疾病的主要因素。

中医认为人的各种情志之间具有相互滋生和相互制约的动态关系,针对情绪的过激变化,中医提出了情志相胜理论。《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怒伤肝,悲胜怒;喜伤心,恐胜喜;思伤脾,怒胜思;忧伤肺,喜胜忧;恐伤肾,思胜恐。”当某种情绪过甚而致发病时,可以用另一种“相胜”的情志来“转移”、“制约”或“平衡”它,从而使过度的情绪得以调和。该法的要点在于情绪转移、制约和平衡,也可配合文学和美术等其它艺术形式来更好地实现。

举例:肝阳上亢类型的高血压病人,容易发怒,我们给予有商调式或悲伤色彩较浓的音乐聆听,如《小胡笳》、《江河水》、《汉宫秋月》、《双声恨》和《病中吟》等,这些乐曲以悲情见长,凄切感人,有良好的制约愤怒和稳定血压的作用,比较其它类型音乐差异显著。如果是阴虚阳亢类型的患者,还可以选择羽调式的水乐,如《二泉映月》、《寒江残雪》、《平沙落雁》、《潇湘水云》、《小河淌水》等,这些乐曲有柔和、清润的特点,能导引精气,滋阴潜阳。有时候,根据具体的心理特点,投其所好,安排一些欢乐愉快类型的乐曲,如《花好月圆》、《喜洋洋》、《瑶族舞曲》、《喜相逢》、《鸟投林》等;或升发调畅类型的音乐,如《光明行》、《霸王卸甲》、《战台风》、《赛龙夺锦》等,使患者进入情绪状态;或温厚、中和类型的音乐,如《梅花三弄》、《阳春白雪》、《霓裳曲》、《满庭芳》、《忆多娇》等,使得患者的愤怒情绪得以顺势转移、宣泄或抚慰,再以悲调乐曲施之,则亢阳兴奋的状态得到化解,气血恢复平衡,心中平和自然显现。

根据脑功能学,各种情绪产生于大脑中枢,它们之间有相互作用的、微妙的复杂性联系。情绪心理应激导致神经-内分泌-免疫调节网络功能失调,是产生各种身心疾病的重要原因之一,与中医理论有不谋而合的相通之处。中医学早已从整体和辨证的思路认识到,人的各种情志之间并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具有相互滋生和相互制约的动态关系,故中医情志理论的描述与人的状态相结合更为直接和生动,并可指导临床各种方法的运用。

5.2.3  结合其它方法

5.2.3.1  结合物理电疗法-音乐电针

音乐电针是在电针的基础上结合音乐疗法,并吸取了电疗的特点发展起来的,具有刺激经穴和音乐治疗的双重作用。它与传统的针刺穴位(包括电针疗法或以电极代替毫针导入脉冲电流)一样,通过刺激穴位,可疏通经络,调和气血,补虚泻实,提高免疫功能;同时,它又兼有音乐的欣赏性和娱乐性,充分发挥了音乐的生理、心理功能,尤其是由音乐信号经过换能处理,音乐脉冲电流不仅具有调制特点,而且是低、中频脉冲电流的集合体,其频率范围广,约在2020000Hz之间,将具有音乐风格和特点的同步音乐脉冲电流刺激经络穴位,治疗效果也随之明显提高。音乐电针疗法具有舒心活血、镇静催眠、解痉止痛、抗炎消肿、蠲痹降压、预防肌肉萎缩等功效。但该疗法目前仍处于临床研究阶段,进一步深入的开发性研究正在开展,随着音乐元素中更有针对性的符合人体特性的信号规律的阐明和发现,该疗法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5.2.3.2  结合导引、按摩等养生方法

运用音乐辅助导引的方法,是最古老也是最容易为人所接受的方法之一。在优雅、恬静的音乐环境下,进行调心、调息、调形,通过养心安神,吐浊纳清,运行气血精气,炼意调神,增强定力,可以治疗精神心理疾患,尤其适合精神过度紧张、身心失调诸疾患者。一种是专门以声音导引,通经行气来祛病疗疾的,如六字诀、念诵法、歌咏法、乐器演奏等;另一种是传统音乐与运动导引的有机结合,主动运动类型有各种太极拳、易筋经、养生气功、保健功等,被动运动主要是以按摩为主,在合适的音乐配合下,更容易使人放松,进入状态,提高疗效。

5.2.3.3  结合精神心理调节

音乐治疗具有卓著的情感及精神效应、联想效应和心身效应,是调节精神心理状态的最佳手段之一。针对患者的心理,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可灵活选择以下的治疗方法:

① 顺志从欲法  通过满足人的意愿、感情和生理需要,来达到祛除心理障碍的方法。古医家张景岳说:“若思虑不解而致病者,非得情舒愿遂,多难取效。”以音乐意境合其情意,顺遂其欲,疏导气机,促进康复。根据患者的病情和情绪状态直接给以性质类同、感觉相近的音乐,得到共鸣后,引导患者步向良好状态。

② 精神内守法  中医认为,“心为五脏六腑之大主,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肯定了心理因素对机体各脏器生理状况和过程的重要影响。“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保持心理的平衡和对环境的适应性是减少疾病和加快身体康复的基本健康策略。传统的古典音乐,有一种规律合乎自然的节奏,能有效的舒缓那些引起内心不安和骚动的外界刺激,保持内心的平静;自然地对待七情变化,调节欲望,有节,不贪不纵,保持中和,精神内守,真气从之。

③ 认知引导疗法  《素问·移精变气论》中说:“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己。”所谓移精变气,就是移易精神,改变气机。所谓“祝由”就是告之疾病的来由。人的行为受信念、兴趣、态度等认知因素所支配,所以要改变当事人的不良行为,就必需先引导其认知的改变。传统音乐者,调和阴阳,舒畅血脉,通流精神而和正心也。调整精神情绪,舒展血脉,不良行为和认知则可得到导引和改善。

④ 暗示疗法  采用语言或某种刺激物以含蓄、间接的方式对病人的心理状况施加影响,诱导病人接受某种信念,重建自信心,或改变其情绪和行为,使其情绪和行为朝向特定的方式发展。该法尤其适合于因疑心、误解、猜测、幻觉等所导致的心理障碍和文化因素相关的精神疾病情况。音乐的非语言方式非常适合进行暗示。

 结语:关于“五音”理论,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研读发掘,以期在今后的临床辨证施乐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中医音乐疗法是在中国传统文化理论体系的指导下,辨证施用音乐,进行调理心身平衡的疗法,尤其在心身疾病治疗方面,应用潜力很大。目前国内中医领域的音乐治疗主要集中于五行音乐、音乐电疗法和音乐综合疗法等方面,故结合当前现代医学和音乐学发展的新趋势,把握音乐的精神心理效应这一核心,在继承传统音乐疗法的基础上,理解、引进、应用现代音乐治疗技术和研究方法,完善有中国特色的中医音乐治疗方法体系,针对改善生存质量、提高疗效,开发一系列新的音乐治疗技术,满足人民不断提高的需求,是当前中医音乐治疗学最为重要紧迫的任务。“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我们要满怀信心,更要坚定执着。

参考文献

[1].李应钧.《黄帝内经》.中国中医药科技出版社,1998

[2].杨荫浏.《中国古代音乐史稿》.人民音乐出版社,版本:第1.

[3].中国音乐治疗学会. 中国音乐治疗学会十周年会庆暨第五届学术年会文集:北京,1994.46.

[4].张鸿懿.音乐治疗基础[M].1版,北京:中国电子音像出版社.2000

                                       

本站首页 | 关于学会 | 音乐治疗 | 学术园地 | 新闻动态 | 教育培训 | 理事单位 | 专业书籍 | 精彩案例 | 在线欣赏 | 精彩视频
中国音乐治疗学会 Copyright © 2009-2013 中国音乐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73678号
地址:北京回龙观医院
点击此处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