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音乐治疗学会!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系列介绍: Mary Priestley 的精神分析音乐治疗

发布时间:2018-03-27 14:45:02  编辑:超级管理员

作者: 刘媞

(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deao_mt@163.com


这个系列对于Mary Priestley 的精神分析音乐治疗法的简单介绍使用的文献是Mary Priestley 1980 年的著
作The Herdecke analytical music therapy lectures。1983 年被翻译成德语,书名是:Anayltische

Musiktherapie.


以下是本系列的菜单:
目录:
1. Mary Priestley 对于德国音乐治疗发展的影响
2.精神分析音乐治疗的意义和目的
3.精神分析音乐治疗作为一种心理治疗方法的独特治疗意义1 阻抗和治疗关系
4.什么是阻抗?
5.精神分析音乐治疗作为一种心理治疗方法的独特治疗意义2 自我攻击(autoagression)的外在化
6. 什么是自我攻击的外在化?案例解释
7. 精神分析音乐治疗的治疗方式1 治疗的开始阶段(语言)
8. 精神分析音乐治疗的治疗方式2 即兴演奏阶段(音乐)

9. 精神分析音乐治疗的治疗方式3 倾听录音,反思,交流反馈阶段(语言)


1. Mary Priestley对德国音乐治疗的发展的影响
Mary Priestley 是一位英国的音乐治疗师,精神分析音乐治疗的创始人。她的治疗法旨在通过治疗师和
来访者共同的即兴演奏(包括音乐和语言的表达方式)来探索病人的潜意识。她将精神分析中至关重要的
基本概念纳入了自己的治疗理论:如防御机制,阻抗,无意识,潜意识和意识。这些概念大多是以
Sigmund Freud, Melanie Klein, Wilfred Bion und Donald Winnicott 的理论为基础。她最重要的贡献就是把
移情和反移情纳入音乐治疗理论而使其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基本概念。另外她把自我体验 (英Self-
Exprierence, 德Lehrtherapie)制定为音乐治疗培训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这后来成为许多国家和国际

音乐治疗协会对于培训机构审核的一个基本标准。


她对于德国音乐治疗发展的影响是通过以下两个途径所产生的。一是德国的第一批音乐治疗师中有一部
分在伦敦跟随她学习音乐治疗, 像Johannes Th. Eschen, Hans-Helmut Decker-Voigt 和 Ole Teichmann。
另外她参与了德国的第一个音乐治疗培训课程的建立:在Herdecke 举行的音乐治疗指导教师培训课程
(Mentorenkurs Musiktherapie Herdecke ,1978–1980)。鲁道夫·罗宾斯音乐疗法(Nordoff-Robbin)。
这个持续了两年的课程的教案最后整理成一本书在英国出版, 而后被翻译成德语。(The Herdecke
analytical music therapy lectures, 1980) 此外她参与了汉堡音乐与戏剧大学音乐治疗学院

(Hochschule für Musik und Theater Hamburg)早年的教育培训。


精神分析音乐治疗的意义
精神分析音乐治疗的目的就是通过治疗师和来访者共同的即兴演奏(包括音乐和语言的表达方式)来探索
病人的内心活动并促进其自我成长。因此,通过音乐而获得愉快的经历并不是其治疗的主要目的,而是

去除阻碍来访者进一步个人发展的绊脚石,以便其能够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方式而得到良好的经验。


3.精神分析音乐治疗作为一种心理治疗方法的独特治疗意义

1 阻抗和治疗关系

在许多情况下,对话式的音乐表达可以降低对被否认或被分裂(splitting)情绪的阻抗强度,而使这些
原本被阻抗的情绪 -同时结合着生动的回忆以及内心意象 (inner image)一起- 得到体验。很多人对
于释放被压抑在无意识中的原始冲动这一过程有强烈的畏惧心理。 他们不明白,其实这些冲动在无意
识的状态下会产生更强烈和令人不快的后果。也就是说可能导致烦人的症状,不合理的恐惧,不明原因
的情绪,甚至有可能引发严重的罪行。
在音乐治疗中通过治疗干预的方式释放的冲动可以全部或部分地被来访者接受。它可以被升华
(sublimation)或以建设性的,创造性的和无危险的方式被表达应用,或者被有意识地批判。无论是哪
种情况,很多以前用于将这些冲动保持在无意识水平线的能量得到了释放。(编者按:这种能量的释放
是心理成熟性发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将不被个体接受的原始冲动保持在无意识水平线的过程,或者

可以说成阻碍原始冲动释放的过程被弗洛伊德描述为“阻抗”。


刘碎碎念环节:
Mary Priestley 的理论和专业背景
1. Mary Priestley 曾经很长时间自己作为来访者亲身体验了克莱因系统的精神分析(Melanie

Klein)。她是伦敦当时的克莱因精神分析圈子的一分子。我在上次已经介绍过了,克莱因是客体关系论

发展早期的理论家(object-relations theory)。伊最重要的理论贡献就是偏执分裂状态(paranoidschizoid

position)和抑郁状态 (depressive position)的理论。 而我们知道偏执分裂状态的主要特征就是分裂

这一不成熟的心理防御机制。


2. Mary Priestley 的患者主要是严重的精神病患者,所以她经常在音乐即兴表达中遇到克莱因所描述
的心理机制。由于我本人是在精神病医院工作,所以我也经常接触到这种情况。特别是边缘型人格障碍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的患者,如何对待和改善他们的分裂防御机制,应该是治疗师最大的挑

战。


提到这两点是为了阐明Mary Priestley 的视角而让读者更好地理解以上这段论述。分裂作为偏执分裂

状态的一个关键特征是Priestley 的一个主题。那什么是分裂呢?可以归纳成以下几点:


1.分裂说明客体表象可被分裂为“好的客体”和“坏的客体”。例如,孩子会在他的心智中,将妈妈分
裂为两个不同的人,一个是他所恨恶的、坏的、令人挫折的妈妈;另一个是他所爱的、好的、满足的妈
妈。(精神分析中把自己称为自我self,与自我相对的其他人就是客体object,这个客体意识不是客观
的,而是自我主观意识中的客体,所以自我和客体永远不能独立存在而是被涵盖在一种特定的关系里,
这就是客体关系论的形成原因object-relations theory)。
2.孩子在内心世界中将好妈妈和坏妈妈区分开来,目的是免于体验到对母亲的冲突感觉(conflict),这
冲突是来自所爱与所恨的妈妈在现实中其实是同一个人,这种好与坏同时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的矛盾感
受和情绪会淹没婴儿的自我,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婴儿的自我功能还无法将这两个东西放在一起,把
它们放在一起会引起焦虑和产生冲突。他的自我功能不足以去处理这些冲突和焦虑,所以得分裂,这是
一种活下来的手段。
3.分裂将自己及他人的表征和态度分裂成“全好”(all good)和“全坏”(all bad)两个完全相反
的情况。分裂是想让这两种对立和相反的东西不见面,所以才要把他们分成两半,放在两个极端,只感
受或承认一边,要么是好,要么是坏,所以在病人眼里就是“全好”和“全坏”的感受和推理。
4. 随着自我功能的发展,婴儿超越偏执分裂状态而进入抑郁状态.分裂转变成成熟的矛盾双重性(
ambivalence)。矛盾双重性的情感是符合现实的感知,比如不可能对一个人完全的好,也不可能完全的
坏,真正的爱一个人是能够把爱和恨整合在一起,比如你爱他的同时你也知道对他有恨意,而恨他的同

时也能体谅他。


综上所述,我们知道了分裂是心理发展早期的一种心理防御机制,是婴儿感知这个世界的体验。而重度
精神病患者在他们的心理发展过程中遇到阻碍,不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超越通偏执分裂状态而进入抑郁
状态,他们的这种对于世界的体验在与音乐治疗师共同的音乐即兴表达中通过反移情的方式被音乐治疗
师(外部世界)感知。这种移情与反移情的过程常常体现为紧密的个人交织。而音乐特别适合于这种早
期形式的感官体验以及和原始重要关系在当下情况中的重新体现。 那分裂在音乐治疗中的体现形式有

哪些呢?


1.音乐表达形态本身可以体现出被分裂的自我部分(parts of self)。 我们在音乐治疗中常常遇到这种
情况:其他聆听者能在患者表达出来的音乐中(经常甚至只是录音而不是身临其境)听出愤怒,绝望或

空虚,但是患者本人当时没有这种体验。有时甚至在其后的录音中他也听不到他情绪表达。


2.反移情(countertransference)。这些早期的经验结构很快就出现在治疗关系中。Priestley 把这种
现象描述为的,他们自己所谓的移情(empathic)或回声反移情(echo-countertransference) 特别是在
共同即兴音乐表达的相互作用过程中,她清晰地体验到患者被分裂的情绪而经历强烈的身体感受。相比
于精神分析,她认为的音乐治疗的特色在于,在共同的即兴音乐表达中,治疗师能够代表患者把这些情
绪表达出来。音乐在这里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功能,一个特定的中间位置 - 跟用语言表达出来的精神分
析式的解释(interpretation)相比,它对于患者意识的“侵入性”较低,但于治疗师脑中的想法或身体
中的感觉相比,它又能够被患者感知。Priestley 把自己的这种反移情的体验做了个形象的比喻:像是

一条共振琴弦,虽然没有被直接弹拨,但是由于其他琴弦的波动而形成共振。


4.什么是阻抗?
Mary Priestley 利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来解释阻抗与意识,无意识地关系以及治疗师在这个现象中扮演的
角色:想象一下,你们正在参加一个会议,其中一个听众行为举止粗鲁而造成骚扰,于是另外两个听众
把他送到会场外面并把椅子放在门口坐下来,扮演守卫的角色。 听众群代表意识,会场大门前的地方
属于无意识,不受控制的听众是冲动,门前的两个守卫是阻抗。 如果另一个听众出门,说服捣乱者平

静下来而静静地返回他的座位,并且成功地将两个守卫也带回会场,他就扮演了治疗师的角色。


Mary Priestley:Analytische Musiktherapie. Vorlesungen am Gemeinschaftskrankenhaus
Herdecke.Klett--‐Cotta,Stuttgart1983. s.18ff.
Rosemarie Tüpker: Selbstpsychologie und Musiktherapie. In: Bernd Oberhoff (Hg): Die Musik als
Geliebte. Zur Selbstobjektfunktion der Musik. Psychosozial-Verlag, Gie?en 2003, S. 99-138

蒙琳徽 曼陀海斯心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d03a1a0102vs19.html (19.8.17)


5.精神分析音乐治疗作为一种心理治疗方法的独特治疗意义2 自我攻击(autoagression)的外在化
精神分析音乐治疗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自我破坏性倾向可以通过音乐表达而被外在化,同时这种破坏
性攻击无需针对于治疗师从而能有效地避免病人产生内疚情绪。(这个攻击性整合的过程integration
of aggression, 编者的补充)有可能最终将病人引向积极使用攻击的能力,也就是说实现以建立自信
为基础的,有价值的生活目标。但是作为治疗师我们需要知道,这个过程对于病人来说通常是很难受

的。


6. 什么是自我攻击的外在化?案例解释
一名30 岁的老师深受自我丧失感(depersonalisation)的痛苦,每次这种感觉出现她就用刀子割伤自己
的手腕,强烈的身体疼痛感是她能够使用的唯一一种使其感受到自我真实性的行为方式。每次这种感觉
出现时,她就觉得在自己和别人之间,特别是在她和丈夫之间,存在着一堵墙。所以接下来我们即兴音
乐表达拟定的主题就是“拆墙”。她把到现在为止一直用来伤害自我的暴利行为全部用到了乐器上:使
出全身的力气来敲打木琴(xylophone)以致于木琴上的小木块都跳了起来。然后她愤怒地把铜钹从从墙
上扔到地上,用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力量硬是把铜钹扳成了草帽的形状。当她做完这些之后,我也随之停
下了我猛烈的,支撑式的钢琴即兴表达(包含技术containing)。 我们静静地在被大肆破坏过的房间
里坐了好一会儿。几分钟后,当她开始拿起一根木棍收拾的时候,我也开始去做同样的事情。我这么做
的目的是不让她把具有控制功能的超我(superego)投射到我的身上,而是让她自己控制自己。我们一

起清理了房间。她许诺要赔我一个铜钹,后来也兑现了。


自我攻击的常见表现形式是什么?
割伤自己的手臂或手腕是患有自我感丧失症状的病人最常使用的一种缓解这种心理痛苦的行为方式,非
常常见的患有这种症状的就是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我们常常可以看到他们的手臂上划得满满得伤疤。
在德奥的精神病医院理经常使用的一种以行为疗法为导向的方法是所谓的技能培训(skillstraining)
。通常由护士们以小组的形式向患者传授各种方法。目的是让患者学会更多的,较为缓和的
自我攻击的方式来调节自己的淹没性的情绪和感受。譬如让患者吞食辛辣的小辣椒来代替割伤身体。在
跟边缘型人格障碍的患者进行心理治疗的过程中,很多治疗师会在治疗初期与患者拟定一份心理治疗医
患合作合同,德语叫做Arbeitsvertrag.里面经常出现的一条就是在心理治疗期间患者承诺不使用自我

攻击的方式来调节情绪。


什么是自我感丧失 (depersonalisation)?
一般人时常会在紧要关头时发生类似自身抽离的情况,如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自己自动运作。这样
与自己的情绪保持距离有助于控制焦虑,感觉与身体分离则可释放天赋的能力或直觉。这种感觉可能会
以以下形态出现:像是身体某部份失去知觉、感觉与自身情感疏离、产生隐形的感觉、无法认识镜中自
己、看自己像在看电影、同时用旁观者和参与者的角度看自己。一般人在面临压力或极度危险时,会发
生偶尔的短暂抽离,这是属于轻微自我感丧失的正常现象(譬如车祸)。但严重的患者则是会出现由于
非常压力所引起的重复抽离,通常是长期的心理创伤、强烈无助感和无可归属感,严重自我感丧失会让
患者长期觉得自己活在梦中,有的会靠自残等不良方式找回存在感,甚至对自己的身体发生异变也毫无

察觉。


即兴治疗技术-Containing(包含)

Wigram 在他所著的Improvisation, Methodes and Techniques for Music Therapy - Clinicians,

Educators and Students 中解释了Containing 作为一种治疗方法的特色以及它与其他两种相邻的治疗
方法Grounding(支撑), holding(容纳)的相似处与不同处。这本书已经由高天老师翻译成了中文,
书名是即兴演奏式音乐治疗方法,因此在此处无需我重复叙述这种技术的内容。我在这里想补充的是治
疗技术的选择应用与音乐在治疗环境中的功能以及来访者/患者自我功能的高低之间的联系。音乐在治
疗环境中的功能和治疗技术的应用是不可分割的, 。在本系列的上一篇文章中我们提到了音乐在即兴
演奏式音乐治疗中的功能之一,音乐作为自我分裂部分的载体。今天提到的案例涉及到的是音乐的另一
功能-作为情绪的容器或支持环境。在共同的即兴演奏中,患者自己的音乐表达显然是她自己情绪的直
观表达,音乐是主观经验外在化的表达载体,音乐使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早期创伤经验的表达变为可能。

而治疗师在钢琴上的即兴表达则起到了提供情绪的容器以及支持环境的作用。


心理治疗中包含的定义是什么呢?
?包含“这个术语由英国精神分析学家比昂(Wilfred Bion)于1962 年创造。所表达的师心理治疗师的
一种基本能力:对于患者在移情过程中通过投射(Projektionen)在自己心里引发的情绪不马上采取行
动(情绪化地反应),而是先接受下来,而后通过思考过的结果来做出对患者的心理发展有利应对。
那在什么音乐治疗情况下治疗师会采用包含技术呢?
Wigram 认为采用包含技术的情况一般是当患者的音乐表达十分的混乱,大声,嘈杂时,治疗师应该允许
并接受这种噪音式的表达。同时治疗师自己提供一种音乐性的包含容器,以沉着的态度弹奏自己的乐器
并且要足够大声到患者在自己制造噪音的同时还能听到治疗师的音乐。我个人认为,另外一个重要的因
素就是患者自我功能的发展成熟程度,也就是我们上次提到过的自我功能(function of ego)。一般来
说,精神病越严重,患者的创伤时间更早(一般来说我们认为精神分裂症的创伤在一岁以前,边缘型人
格障碍不超过三岁)这也就意味这他们的自我功能非常的薄弱。自我功能越薄弱,治疗师作为自我客体
(Self-object)的任务就越重,她要以代表的方式承担患者的自我功能。而在音乐治疗中治疗师相对于
这类型患者最重要任务就是调节他们的情绪。而调节情绪经常要用到的方法就是包含。我经常使用包含
技术的治疗情况并不一定是患者的音乐十分的混乱或像噪音一样的大声。他们有可能根本就表达不出什
么,有时候甚至只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有时候只是木琴的每个音从上到下依次的敲打。作为治疗师在
自己的反移情过程中感到是无尽的绝望和空虚。这个时候的包含不是要包含某种音乐,而是要包含患者
的毁灭性的情绪,不让这种情绪把自己淹没,而是接受它,包含住它。比昂Bion 提到了一个非常重要
的概念,就是容器(the contmner)和被容纳者(the contained)。 比昂的容器与被容纳者观念在养育孩
子以及心理治疗情境中具有非常实用的价值。在拜昂的理论看来,婴儿常常被极端的且未调节的情感所
淹没,并且会通过哭泣、喃喃自语表达出来。父母接纳婴儿的这些感觉、包容它们、调节它们,赋予其
意义,然后返还给孩子。他把这个过程成为“解毒”。父母把有毒的(无法接受的负面情绪)接受下来
,包容下来,消化好,“解完毒”,再返还给孩子。通过这个过程孩子最后将会内化这些过程并学会容

纳自己的情绪。而治疗师做的就是同样的事情。


怎样测量患者的自我功能发展水平呢?
欧洲以心理动力为导向的心理治疗中评估自我功能成熟性的理论基础是Kernberg 区分的人格结构的三
个层次(The Three Levels Of Personality Organization)以不成熟到成熟的层次依次是:精神病层次,中界
限层次,神经官能症层次(The psychotic level, the boderline level, the neurotic level)。其中要考量的参数
是:自我感知(self-perception),自我控制(self-control),防御机制(defense),客体感知object -

perception),沟通交流(communication),依恋(attachment)。


7. 精神分析音乐治疗的治疗方式 - 治疗的开始阶段(语言)
治疗师在与来访者的第一次治疗时间中应该广泛详细地记录来访者的成长历史和生活轨迹。这些事实是
治疗师在今后工作中(包括案例研究以及督导咨询)所需要的信息基础。
在每次治疗时间开始的时候,治疗师通常会询问来访者在距离上次治疗的这段时间中经常出现的情绪,
想法,行为以及当时的感受。在这个开始的环节中,治疗师一般会遇到两种情况:
1.治疗师的询问引发一些来访者的防御机制(defense mechanism) – 常见的表现形式就是闲聊式的拉家
常,其目的(很多时候是无意识的, 编者注)是为了分散治疗师的注意力而把焦点从真正重要的真实感
受和严重问题上引开。当然,治疗师可以选择与来访者先拉拉家常, 但是对于这种类型的来访者来
说,用共同的,无固定主题的音乐即兴表达(大约10 到15 分钟)来开始一个治疗时间,是更为明智而
有效的方法。因为,音乐往往能够直指主题。
2.然而,更常见的情况是来访者自己自发地向治疗师倾诉这段时间在生活中所遇到的问题。而治疗师的
任务就是发现和倾听这些叙述背后所隐藏的音乐。例如,一个患有躁狂抑郁症的员工谈到她在办公室遇
到的困难,特别是她与老板的关系。在她的叙述以及这些存在于真实世界的真实困难背后,潜藏的音乐
所表达的是一个孩子的极度的精神上的困境,一个遭受到恶劣待遇的孩子的反应。 我们的音乐即兴表
达唤醒了在来访者痛苦的,对于其在生命的初期遭遇的与家里的“老板”的困难关系的回忆。
基本冲突和当前冲突
基本冲突是精神分析的一个概念,由Sigmund Freud 创造。它描述了一个人的在心理发展过程中没有克
服的一个“中心”婴儿冲突。按照精神分析的发展心理学,每个人在不同的年龄段,都会遇到这个时期
特定的心里冲突。为了应对这种冲突,有必要在相互排斥和相互矛盾的两个目标之间作出决定。由于这
些根本冲突始终是为冲突另一方选择一个或多个冲突,所以他们也被称为“矛盾冲突”通过正常的心理
发展和与父母健康的互动,婴儿每每可以克服这些冲突而进入到下一个阶段。而如果成长过程中有不尽
人意的情况发生,婴儿,儿童或少年不能克服这个冲突,就会用防御机制暂时抵御冲突带来的恐惧,而
不能真正的超越这个冲突,那这个没有合理处理的冲突就会变为基本冲突。德国心理动力学诊断系统中
最权威的操作性心理动力学诊断OPD II (Operationalisierte Psychodynamische Diagnostik OPD II) 中以心
理发展层次依次列出了以下7 种主要冲突:
依赖-独立(Abh?ngigkeit vs. Individuation)
屈从-控制 (Unterwerfung vs. Kontrolle)
照顾-自给自足(Versorgung vs. Autarkie)
自我价值-客体价值(Selbstwert vs. Objektwert)
超我与内疚冲突(über--‐Ich--‐und Schuldkonflikte)
俄狄浦斯冲突(?dipal--‐sexuelle Konflikte)
身份的冲突(Identit?tskonflikte)

冲突以及情绪感受的缺失(Fehlende Konflikt--‐und Gefühls--‐Wahrnehmung)


举第一个冲突为例来解释冲突的矛盾性。例如, 一方面想要自由和独立,而另一方则又有安全和组织
家庭的需要。或者自我的一部分(parts of self)想要适应和尽量不显眼,而另一个部分想反叛和保卫
自己。矛盾冲突越不能调和,越被打入无意识的冷宫,心理的压力就会越大,生活中的不顺利也就越

多。


那基本冲突和当前冲突之间的联系是什么呢?
精神动力学理论中的一个焦点就是对于这种内部冲突的解决和处理。当一个人不能找到一个妥善解决冲
突的策略时,就会深受困扰或者出现心理问题。不合理的,儿童时期发展出来的不恰当或僵化冲突处理
策略会导致神经质的人格结构(neurotic stracture)。譬如一个人没有在儿童时期找到合理解决冲突
“依赖vs.独立”的方式,使之成为基本矛盾,缓冲的防御模式是逃避,而在冲突矛盾中选择了依赖,
那他在今后的生活中就不能根据不同情况或人际关系灵活地处理这个矛盾,而总是僵化地采取逃避。未
解决的基本冲突在很大程度上被防御机制缓冲,患者很大程度上是无症状的。在这种情况下,人格结构
水平是不成熟的(level of personality organisation,详情请参阅本系列的第三期)问题往往出在
当目前的情况导致至今为止一直被使用的防御机制失败而冲突无法被继续缓冲的时侯。心理分析的观点
就是想要解决现在的当前冲突(有意识的),就要通过退行(regression)回到原始的基本冲突(无意

识的)找到合适的解决方式,当前冲突就会迎刃而解。


音乐治疗师的基本能力-倾听潜藏在音乐表达中的精神的结构
Priestley 老师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作为音乐治疗师必须掌握的一种能力。就是在音乐中听出精神世
界的讯息。这种能力是要专门培养的。德国的Morphologische Musiktherapie 非常的注重这种能力。
他们认为音乐治疗的主要特点就是音乐音乐中的结构(die musikalische Form)与精神的结构
(seelische Struktur)是相通的。而训练这种能力的一种很不错的方法就是听现代音乐,特别是John
Cage.现代音乐不像古典音乐是为了美,为了和谐,而是为了表现人的存在。所以现代音乐里有很多现

代人存在焦虑的表现,一种充满矛盾的,像残存碎片一样的音乐结构,非常类似与患者的音乐表达。


8. 精神分析音乐治疗的治疗方式2 即兴演奏阶段(音乐)
治疗师和来访者的谈话告一段落,或者甚至是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当他们觉得现在可以通过音乐的方
式更加深入到来访者的内心感受世界中时,他们就走向乐器。
Priestley 对于乐器的组合做了如下的推荐(编者注):
来访者坐在一台中音木琴前面,一套以直径40 厘米的嗵嗵鼓(Tom-Tom Drum)和一个直径30 厘米的吊
镲(Crash Cymbal)组合起来的架子鼓;一个钓起来的大锣, 一台钢片琴,另外也可以使用口琴等
等。治疗师一般弹钢琴。
编者注:在即兴音乐治疗中乐器的使用是有讲究的。除去经济上的考量之外,最重要的是要有多种多样
的乐器。多种多样分很多层次:
1 要满足和声(例如钢琴,竖琴,吉他);旋律(例如木琴,钢片琴);节奏(例如鼓以及其他打击乐
器)和声音(例如Hang, Monochord, Singing bowl/????)的要求。因为声音,节奏,旋律以及和声跟
心理发展有密切的联系。不同婴儿,儿童时期的创伤,不同的自我功能成熟度,有不同的音乐表达需求
以及能力。例如我们一定要避免对精神分裂症的患者使用声音乐器。这种毫无结构的声音会使没有足够
自我分界线的他们感到极度的恐惧而引发突发症状。或者使创伤患者或重度抑郁症患者在入院早期自主
能力极其薄弱,他们需要很多的包含技术(containing)。过多的旋律会让他们觉得太复杂而无法产生共
鸣,太多节奏又过于坚硬而缺乏母性的柔和,所以他们需要更多的声音乐器, 等等诸如此类的特殊情

况。


2 乐器的演奏方式(吹,拉,弹,拨,敲,打, 等等),声音的高低和音色的质量,乐器的大小,社会
价值对于乐器的分类与评判(譬如钢琴是高贵的,是乐器之王,等等)会直接引发我们的有意识或无意
识的联想,这跟每个人的生活背景有很紧密的联系,钢片琴如果狠狠的敲会使某个患者立刻感觉她严厉
而冰冷的母亲正在职责她,大提琴可以让人联想到失去的母亲或是分手的女友。诸如此类,我就不展开
讲了,下次做个专题好了。把话筒交给Priestley 老师。
有时,治疗师向来访者询问她想要演奏什么。但更经常的是,治疗师自己从来访者叙述的内容中 选择
一个主题或两个角色 - 一般是来访者他自己不但不会选择反而会尽量避免的角色,因为这些角色可能
会带给使他们痛苦的认识。
治疗师在这个共同的即兴表达承担着双重功能:
1. 运用包含技术,治疗师把来访者的真实感受氛围反映出来客户的音乐表达的情绪,(有意识的层
面,编者注)
2.然而,治疗师也必须注意来访者无意识的内在声音, 也就是反移情。她有时候要把来访者在音乐中
呈现出来的无意识的内容用音乐复述出来,这里的反移情不是指的治疗师对于来访扭曲的移情反应,而
是她自己对于来访者无意识或前意识的表达而产生的反应。这使一种研究来访者无意识的有用工具。如
果治疗师以前站在来访者的立场经历了精神分析音乐治疗的过程,探索了自己的内心,就可以更加可靠
地使用反移情,因为自己本身的感觉与由于客户投射到自己身上而产生地反移情的感觉很容易产生混
淆,那就太危险了。
9. 精神分析音乐治疗的治疗方式3 倾听录音,反思,交流反馈阶段(语言)
在共同地即兴表达之后,来访者会谈论他在即兴表达时所感受到的内在和外在的经历。治疗师也可以补
充自己在表达时所产生的念头。然后播放录音。令人惊讶的是,尽管大多数来访者没有接受过音乐培
训,但是他们几乎总是可以精准地识别在哪个音乐和节奏的片段中,他内心出现了特别的形象或感觉。
此外,当播放录音时,他们经常第一次有意识地听到治疗师的演奏,这种感受通常使来访者感到安心。
本站首页 | 关于学会 | 音乐治疗 | 学术园地 | 新闻动态 | 教育培训 | 理事单位 | 专业书籍 | 精彩案例 | 在线欣赏 | 精彩视频
中国音乐治疗学会 Copyright © 2009-2013 中国音乐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73678号
地址:北京回龙观医院
点击此处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