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音乐治疗学会!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认知症音乐治疗的探索

发布时间:2017-05-09 14:50:32  编辑:超级管理员
 

原文 | Ruth Bright AM
翻译 | 罗珊珍




   音乐影响着人们的情绪和非语言的表达。


尽管我们理解和欣赏的音乐有很大文化上的差异,但是我们发现,几乎所有现存的文化内,


音乐总能以它特有的方式打动每个人的心。


   大家都知道,我为这次会议准备了一些背景音乐,在会议休息间隙时播放。特别要说明


的是,尽管音乐创作是音乐治疗方法之一,但是背景音乐通常并不归属专业音乐治疗范畴。


背景音乐可以有助于营造特定氛围,比如悬疑影片的配乐都是精心挑选的,旨在烘托出紧张


或不祥的气氛。


   但是在专业治疗过程中,我们很少使用到背景音乐。我们可能会播放几分钟的音乐来营


造特殊的氛围,但是我们并不赞同很多老年照护设施整天不间断播放背景音乐。


   原因一是播放的音乐对于住户来说很快就变得没任何意义了;而更糟的是,音乐常常是


由年轻工作人员凭自己的喜好进行选择,根本不适合老年住户欣赏。


   也常常有人将误将音乐治疗等同于非音乐专业人士组织的某种音乐伴唱活动,而且认为


在活动中每个人都应该表现得很欢快才好。


   今天我在此特意声明:真正的音乐治疗绝非仅仅如此。






   在澳大利亚,音乐治疗是一个专业学科。在墨尔本和昆士兰的很多大学均设有四年的本


科学位课程;在本科基础教育之上,还设有硕士及博士学位。所有的课程在申请音乐治疗师


资格时都可计入,但是要成功注册为专业音乐治疗师,还须满足其它条件,比如有为不同人


群提供专业音乐治疗服务的合格临床实习经历等。

  音乐治疗的课程学习包括:



  治疗所需的音乐技巧,包括即兴演奏、创作、丰富的曲库等;


  在医院、康复机构、老年照护机构、特殊教育机构和社区等常用及的医疗知识;


  评估和持续评价的相关方法;


  了解服务对象所面临的身体、心理、精神、社交诸多方面的挑战,并理解这些挑战如何影


响着音乐治疗活动的开展。


    当我们为认知症老人服务时,音乐治疗师会做些什么呢?


   面向认知症老人的音乐治疗服务内容取决于客户的年龄、文化背景、疾病程度和所得的认知症类型。


 音乐治疗师需要了解接客户属于如下哪种情况:
 
  处于阿尔茨海默病什么阶段,早期、中期或晚期
 
  是否伴有路易体痴呆的幻觉或错觉情况


  额颞叶痴呆是否有人格特征变化


  是否属因不断的中风导致的血管性痴呆


  是否属过量饮酒导致的大脑损伤引发认知症


  是否因交通事故或其他外伤导致了长期大脑损伤(常出现在年轻人群中)


  是否属HIV-AIDS相关的认知症


  是否属因缺氧导致的认知症


  是否因长期低血糖引发的认知症


  是否因多发性硬化症或帕金森病引发的认知症


  还是其它情况引发的认知症


    正如大家已知的那样,所有的认知症都存在一些共性,其中记忆力下降是最为显性的;


但是更应了解,认知症人群在临床表现上各不相同,更应注意到,他们原本的个性亦是千差万别。


    抑郁症和认知症常伴随发生。在一些机构内,音乐治疗师针对各类认知症都会参与评估,


以确定服务人群是否患有抑郁症或认知症,或同时患有这两种疾病。


    不论我们是独立工作还是与其他专业同仁协作,在工作中我们都要尽量结成治疗同盟,


帮助病人及其家庭应对疾病带来的影响。


    尽管工作中我们也会考虑疾病及残疾带来的身体状况的改变,但是实际上,病人的个性


及文化背景在临床音乐治疗过程中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要注意的是,我提及的文化背景,不仅仅是指语言或国籍,还包括病人的文化水平、社会


背景、宗教信仰及行为,还有病人及家庭成员对于认知症的态度。


   作为音乐治疗师,除了必须具备的专业基础知识以外,也要涉猎其它交叉学科,了解基础知


识,同时终身学习工作中涉及的其它相关知识。


    这样的持续学习是无止境的。我们什么时候停止学习了,就等同于自动放弃了我们的音乐治


疗事业。


   在认知症音乐治疗过程中,我们还需要哪些具体的专业技能呢?


   迄今,我们了解记忆由三个部分组成,陈述性记忆、程序记忆和熟悉性[Squire 1992, Squire


 & McKee 1993]。


    而对于认知症老人,记忆损害是持续渐进的。


    陈述性记忆会逐渐消失,因此很少有老人会主动要求听某一首歌曲,或者回答得出歌曲的名称。


疾病刚开始的时候,程序记忆和熟悉性还不会受到太多影响。


    接着,程序记忆也会受到损害,比如老人逐渐无法自己进食或者演奏乐器。


    最后,仅仅熟悉性保留下来,也就是说,对音乐的欣赏还保留下来了。

    因此,音乐治疗师要拥有庞大的曲库,尽可能多地了解客户原生家乡甚至国家的曲目。当然我


们不可能了解世界上的所有音乐,但是我们应该在脑海里储存足够多的曲库,同时还要懂得如何找到


其它曲目。


    有时候,我们可以从家庭成员那儿得知老人最爱的曲目,但是常常我们自己需要依据老人的年龄


和文化背景去猜测与寻觅。


    我们的曲目要覆盖各种音乐类型。


    尽管人们对音乐普遍感兴趣,但是音乐并非通用语言。


    当在选择喜欢的音乐时,我们都有着强烈的个人喜好。有些人钟爱古典乐,有些人偏好教会音乐,


有些人只关心流行金曲,有些人只喜好母语音乐。


    但是不论我们考虑任何一种音乐,我们要意识到我们仅能理解我们所熟悉的文化体系的音乐含义,


这在我以往的研究中已得到证实。


   音乐治疗师应具备演奏一种便携式乐器的能力——这在注册考核中是必要条件。这一点对于处于认知


症晚期且无法参与到团体活动的老人特别关键,因为那时,我们需要在他们的椅旁、床边或树下开展一对


一的治疗活动。


    许多音乐治疗师,尤其在美国,在治疗中常常使用到吉他;但是包括我在内的很多澳洲治疗师,则更


喜欢弹奏一种手风琴。


    这种手风琴在澳洲历史悠久,可以很快地引起老年人的共鸣。当我们近距离为老人服务时,手风琴有


其特定的优势,如果老人的听力有损害,我们可以离老人更近些,让老人感受到手风琴的震动,或者如果


他们愿意的话,也可以拉上几下。


   除了要有一个大曲库、并且具有基础的弹奏技能以外,对于音乐治疗师来说更重要的是对于客户的喜好


有共情能力,懂得共情认知症老人及其家庭成员那些掩饰起来的各类情绪,包括悲伤或愤怒。


    同时,音乐治疗师还应具有帮助老人及家庭成员应对困难情绪的心理咨询技巧。


    我们在实践中可能会遇到如下案例:


   一个成年子女与施虐父母间的纠葛人生,但是当治疗师想当然地认为两代人之间一定彼此关爱时,此成


年子女很难和这样的治疗师坦诚交流;


   我们可能还会遇到这样的家庭,成年子女极度依赖父母,所以Ta很难接受父母情况变糟,对于治疗师无


法“治愈”父母感到愤怒;


    我们还可能看到恩爱的妻子或丈夫在每次探访后都十分沮丧,他们太期望通过音乐去证明他们所爱的


那个人仍在那里;


    另外,我们还会看到这样的妻子或丈夫,因为他们的婚姻从未幸福快乐,他们总是勉为其难地来探访对方。


    在这些情况下,心理咨询在参与程度和发生地点上都有很大的不同。有时可能仅仅是在床边或椅旁简单


地聊上几句,让家庭成员可以不用来得那么频繁;或者允许那些身处纠葛关系的家庭成员可以私下表达出愤怒;


或者允许那些情感依赖父母的成年子女表达无助或是对于丧亲的恐惧。


    通常,我们建议进行私下交流,以便家庭成员可以将那些难以启齿的情感表达出来。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团队协作。


   音乐治疗可能会诱发其它交流不具备的反应与作用,所以其他相关同事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了什么进展,


这样一来,对于那些身处疾病晚期平日没什么反应的老人来说,护理人员可能更有信心与老人进行一些交流。


   在日常工作中,护理团队可以进行非正式的交流或者针对案例进行回顾,开展面对面的小组讨论,同时应做


好记录,将音乐治疗的过程及结果记录在案。






总结


  音乐治疗可以作用于认知症的各个阶段。


  进入音乐治疗行业的同仁们都对人特别感兴趣,加之大学的音乐治疗专业训练可以让我们高效协同地服务于不


同机构的各年龄层的客户。


  而我们中的很多人对于服务老人有着特殊的情怀。


  认知症音乐治疗工作并非易事,所以专业人员的督导就显得尤为重要。


  请相信,我们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The End~




作者 | Ruth Bright (澳)
音乐博士,注册音乐治疗师
新英格兰大学卫生学院的客座讲师
澳大利亚勋章成员
本站首页 | 关于学会 | 音乐治疗 | 学术园地 | 新闻动态 | 教育培训 | 理事单位 | 专业书籍 | 精彩案例 | 在线欣赏 | 精彩视频
中国音乐治疗学会 Copyright © 2009-2013 中国音乐家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73678号
地址:北京回龙观医院
点击此处关闭